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疫情后的年轻人都怎么样了?重庆一则街访视频让人泪目

陈笑 发表于 [显示全部楼层]

现在的年轻人,谁没有压力
“2020年快要结束了。”每次想到这件事,我心里都有点发慌:这一年过得格外快,快到不知道如何给这一年下定义。
于是,我在网上搜“2020年 年轻人”,看到了一个采访重庆街头年轻人的纪录片。片子一开始,主持人以力说:
在重庆开车就和我们过2020年一样,跌宕又起伏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弯会把你带到哪里去。
但看完片子,我似乎找到了一点答案。
这个片子中的年轻人,生活得各式各样:
两个年轻人,一个开着打抢店,一个在路边卖烧烤。每天笑着招呼着来来往往的客人们,虽然生意被疫情影响了,但觉得下半年奔头还挺足;

还有一个80后的夜市小老板,虽然嘴上说着自己上不来下不去,被卡在最中间,但抱怨的声音里,更多的却是对能照顾好家庭的小骄傲。
最让我印象深刻的,是一位女摄影师贾亚男。
这一年,她入狱、无业,辗转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,还赶上了内战。
妈妈对她挺担心的,但她说她人生最重要的事,就是要找到自己。
所以,她敢辞职去做一场别人眼中的“大冒险”,不断探索自我与世界的边界。

纪录片中的故事其实就是很多年轻人的状态:每个年轻人都有不同的经历,也有不同的压力,但相同的是,他们面对未来都同样乐观。
现在的年轻人,知道很难也会努力
纪录片中, 年轻人们在拼搏的同时,也会累,会想要慢下来歇一歇。
这个时候,他们要么和朋友喝几杯江小白,互相嬉笑怒骂下,要么自己独自小酌几杯,在奔波中为自己找到一个缓冲的地带。
比如有一个同时碰到疫情和水灾的饭店老板。
当主持人问他这一年过得怎么样的时候,他哈哈一笑说特别顺利。
但这“顺利”的背后是什么呢?
他的店铺在重庆磁器口,重庆最热闹的地段之一,店面也不小,原本桌椅板凳都很齐全,现在全都没了。
但他对着镜头自嘲几句,拿起桌子上的江小白喝了几口,就又忙着指挥工人进货去了。

不只是纪录片,现实里的年轻人其实都是如此:
他们一边嘴上抱怨着工作太难,生活太苦,但都会在纾解情绪之后,继续充满生命力地继续成长。
而取得成绩后,他们也会喝朋友小酌几杯庆祝一下。
前段时间,我朋友小晚和我说,她之前一直失眠,结果接手新项目后,因为每天太累,累得再也用不到安眠药了,回家倒头就睡。
那段时间,除了同事,他再没见过别人,每天除了回家睡觉就扎在公司,许多同期的同事坚持不住离职了,但他不愿意放弃。
用他的话说:“深夜回家一开门,看到只蟑螂都觉得亲切。”
半年后,老板升她做了主管。
升职的那一晚,她喊着几位朋友去家里小酌微醺了一场,把这么长时间的压力都卸了下来。
她和我说:那天晚上,她在我们清脆的干杯声中,听到了对自己之前半年的肯定,和对未来的信心。

这或许就是当代的年轻人:知道这很难,也会有情绪,但还是会去努力。
现在的年轻人,都爱借酒释放情绪
类似的场景其实很普遍,除了小晚,我身边很多年轻人都习惯了从小聚小饮中去获得前行的力量,每个人的经历不同、压力不同,对酒的需求也很不相同。
我身边那些朋友,在喝酒时可以说是很挑剔了,度数低了不行,高了也不行,口味也是一会喜欢这个一会喜欢那个,喜欢换着花样喝,我都觉得现在的酒企真的太难了。
和纪录片中的女摄影师和磁器口商铺老板一样,我身边大多数年轻人在喝酒时都会很自然地选择江小白,主要是因为它有足够多的种类可以选择,每次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口味。
在小晚家跟朋友小酌的那天,大家习惯性地就点上了几瓶江小白果立方。

那天我们每个人的心情都不一样,小晚为了升职而高兴,我则因为工作不顺一直吐槽。十几度的水果味江小白,我们四个人喝了十几瓶。只有创业的老冯喝了一瓶501,那是52度的江小白。不到30岁的冯老板装作一副老气横秋地样子,鄙夷我们太年轻,他说他只喜欢喝烈的。
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带着不一样的心情聚到了一起,喝着自己喜欢的酒。一酒一味,人生百味,在酒的酝酿下,彼此分享故事,那些积攒已久的情绪终于释放出来,那些酸甜苦辣似乎也变得可以承受。
也许这就是打工人的轻松时刻吧,毕竟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在生活与工作中,谁没有自己的压力和情绪,但值得骄傲的是,我们这届年轻人在通过小聚小饮等方式释放情绪之后,依然会选择爬起来笃定向前,勇敢地在人生漫长的征途中去完成一个又一个挑战。

发表于 2020-11-17 1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该帖共收到 0 条回复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